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配种:黄种少年们和白种丝袜熟女们-番外】(唐朝小少爷和拜占庭贵族夫人无伦狂交)(03)【作者:liyuehua

字数:129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配种:黄种少年们和白种丝袜熟女们番外3

  背景:唐朝:唐太宗李世民:唐代第二位皇帝,开启贞观之治;唐睿宗李旦,711年东罗马访问大唐时期的皇帝,一年后将皇帝的位置传给李隆基;唐玄宗李隆基:开启开元盛世;太平公主:李旦的弟弟,曾权倾朝野,713年被处死。
  姚崇:710年任兵部尚书,711年被贬扬州长史,属于淮南道,713年任宰相。姚彝:姚崇长子,711年20岁。姚异:姚崇次子,711年18岁。姚奕:姚崇最小的儿子,也是本文的男主人公,711年16岁,后任苏州刺史。王氏:姚彝的夫人,主人公姚奕的大嫂。郑氏:姚异的夫人,主人公姚奕的二嫂。薛氏:主人公姚奕的正房妻子,后被休。

  唐朝采用三省六部制度,三省指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最高位侍中、中书令、尚书令,六部为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

  唐朝称东罗马为拂菻或大秦,称阿拉伯为大食。

  唐代首都长安城,面积84平方千米,比同时期君士坦丁堡大7倍,由宫城、皇城、外郭城组成,有百万人口,体现法天象地的特点,大明宫为主要寝宫,东门春明门,西门金光门,南门明德门,北门玄武门,官员多住在皇城中,南北的朱雀大街是中央的大道,东部万年县,西部长安县,分东市和西市,南北11条大街,东西14条大街,居民分为110坊。东市旁边多为达官贵人居住,「四方奇珍,皆所集积」,西市多是外国人。唐朝的「烧尾宴」、「李公羹」、「甘露羹」是非常好的美食。

  东罗马:希拉克略:开创了希拉克略王朝,大败波斯,但是却被阿拉伯压制,第一次遣使访问唐朝。查士丁尼二世:被施行挖鼻子的酷刑,十年后复辟,阿拉伯帝国再次攻打君士坦丁堡,被逼无奈遣使赴唐。利奥三世:军事家,开启伊苏里亚王朝。居鲁士:君士坦丁堡牧首。

  昆图斯:罗马使臣,带领商队拜见唐朝,也是女主人公的丈夫。伊万诺夫:女主人公的弟弟,罗马的战士。莉莉雅:女主人公,711年41岁,为昆图斯的妻子,伊万诺夫的姐姐,因为擅长多过语言,因此做为团队翻译。

  都城君士坦丁堡,其中著名的索非亚大教堂,以及君士坦丁广场、元老院。
  从汉代与罗马帝国的交流开始,东方和西方沿着丝绸之路开始了长期而深远的交往,东方的商队将丝绸和茶叶运往西方,西方的商队将琉璃和香料运往东方,同时,东方黄种少年的鸡巴也在和西方白种熟女的骚逼进行着不断的「交往」。据考证,历史上最早的纯种黄种人(也就是中华大地的黄种人)与纯种白种人(也就是生活在欧罗巴土地上的白种人)的交配来自汉代与罗马帝国,汉代派遣到罗马的使团没有完成任务,无功而返,但是却留下了传说,有一支使团分支不畏艰险来到了罗马城,并完成了第一次黄种人向白种人的播种。在接下来的千年岁月中,黄种人和白种人在丝绸之路上疯狂杂交,无数黄种少年像疯狗一样撕破白种熟女的衣服,将硬挺的鸡巴插在她们的骚逼中抽搐喷精,无数黄种少年将白种熟女捆绑在隐秘的山洞中狂奸数月直到白种熟女为之产下混血儿,一直到蒙古帝国兴起对白种人发起人种征服为止,整个中亚中东变成了人种缓慢混交的大熔炉。但是,超越中亚和中东,东方纯种黄种人还是继续直接与西方纯种黄种人直接进行着文化与精液卵子的对话,让我们剥开历史的文明那老奸巨猾的外衣,看看深藏在历史深处那淫靡无伦的人种混交!

  7世纪,在人类亚欧大陆这个文明的聚集地上,并立着两个大的帝国,东方李渊灭隋,建立大唐帝国,随后他的儿子李世民励精图治,开创了贞观之治的宏大场面。西方的拜占庭帝国,也就是东罗马帝国,继承者君士坦丁大帝意志的皇帝希拉克略大败波斯,击败了多年的强敌。

  在公元0年到公元十世纪这1000年间,东西方各有二都,东方的长安和洛阳,西方的罗马和君士坦丁堡,分别代表着汉唐与东西罗马,即汉代洛阳与西罗马的罗马城开启了黄种人和白种人的混交之后,又一次东西方直接对话即将展开,这次是唐代长安和东罗马君士坦丁堡的对话。

  这次对话源自阿拉伯兴起(唐代称为大食),阿拉伯在默罕穆德带领下大败希拉克略,将东罗马逼死在君士坦丁堡,公元643年,希拉克略临死前排遣使团出访唐朝,希望能够得到唐朝的军队支持,当时唐代的军队直抵中亚,与阿拉伯帝国相呼应,但是唐太宗李世民没有答应使团的请求,按兵不动,幸好拜占庭利用神器希腊火大败阿拉伯,获得了苟延残喘的机会。

  但是阿拉伯的不断入侵,很快就促成了第二次拜占庭访问唐帝国。

  公元709年,君士坦丁堡。

  「陛下,使团已经在门外集结了。」副官跪在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二世面前说。

  「好!」查士丁尼二世站起来,用权杖支撑着身体,迈开长袍,扶正冠冕,缓步走出拜占庭皇宫,此刻,使团集结在君士坦丁广场上,大理石路面被擦拭的一尘不染。

  查士丁尼二世想起了自己悲惨的人生,作为皇帝的他被推翻,割掉鼻子,赶出君士坦丁堡,15年后复辟,大肆屠杀反对派和仇人,但是仍旧无法压制那心里的怒火,掉鼻子的耻辱。但是没办法,大清洗开始没多久,阿拉伯就再次入侵拜占庭,刚刚经历内乱的拜占庭无力支撑一次大的军事行动,于是查士丁尼二世想起了向大唐帝国求助一事,祈求此次可以实现目的。

  「陛下。」使团的大使昆图斯跪在查士丁尼二世脚下,亲吻他的长袍,表示效忠,查士丁尼二世用权杖轻点他的帽子。

  「昆图斯,此次能否成功解围,击败上帝的敌人,就全部依靠你了,希望上帝保佑你能够穿过沙漠与崇山峻行,更要穿过敌人的眼线,罗马的未来就交在你手上了!」

  查士丁尼二世高声说。

  「陛下,我一定不辱使命!」昆图斯说。

  跪在台阶下的使团成员都低着头祈祷着。在清一色的黑头发或者深棕头发中,有两个人显得特别另类,那是一男一女,都是一头金发,肤白如练,两人都非常大,男的估计有两米的身高,浑身肌肉臌胀,而女人,则美的无法估量!

  女人大概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一头淡金色泛白的头发,有微微的大波浪,像瀑布一样垂在一侧,湛蓝色的眼珠晶莹闪亮,围绕着眼珠是一圈黑色的眼影,加上那非常深邃的眼窝,眼睛的神秘感一下子被突出了出来,像被藏在深洞中的蓝色宝石,两眼之间是高挺的鼻子,那鼻子像刻刀一样又窄又直,显得高贵无比,鼻子下面是厚厚的嘴唇,涂抹了黑色的唇彩,嘴唇周边浓,里面淡,显得那么有层次感,整个脸上涂抹了微微棕色的粉底,显得更加符合拜占庭的人种风格,但是那底下是如练的白色皮肤。

  女人穿了一件白色宽大袍子,傲人的胸部可以轻易从白袍子的领口窥见,巨大的臀部将整个白袍子高高撑起,然而最让人迷醉的是那双腿,那双一米三多长的大浪腿。虽然是跪着,但撑起的袍子正好将两条腿完全露出来,原本白皙如玉的大腿上,穿着黑色丝绸编制的裤子,其实也不能说是裤子,因为这层黑色的丝绸不仅将女人的大屁股包裹起来,而且一直延展到足部,将美足也包裹起来,这种衣物叫「丝桃情(stocking)」,是拜占庭帝国从古时候就继承的工艺,只有上流社会可以享受。那柔滑的触感,以及将里面白白的腿肉微微透出的视觉冲击,整个女人的下半身都融为一体,怎么能不让男人如痴如醉。尤其是这种浑身如练的白种长腿女人,站在那里,上半身和下半身的巨大冲击,没有一个男性不会为之崩溃,跪倒在她的脚下抱着腿狂舔。

  这个女人叫莉莉雅,是大使昆图斯的妻子,旁边的男人是她的弟弟,叫伊万诺夫。两人都不是罗马人,而是斯拉夫人,这里要交代一下背景。在查士丁尼二世的年代,拜占庭由于长期对波斯、阿拉伯的战争,导致人口锐减,巴尔干半岛以北的斯拉夫人开始大举南迁,这些斯拉夫人都是金发肤白,有些有蓝色的眼珠,非常俊美,查士丁尼二世为了稳定政权,同时也为了充实战力,让这些斯拉夫人改信基督教,并允许斯拉夫人与罗马人通婚,军队也开放招募斯拉夫的士兵。
  莉莉雅就是在南下的过程中被昆图斯看中,昆图斯虽然只有160的身高,但是性欲非常强,当时已经结婚的他强制离了婚,并娶到了莉莉雅,两人交配的一发不可收拾,在罗马生育一个孩子就已经不错了,两人居然生育了五个!同时莉莉雅的弟弟伊万诺夫也成为了昆图斯的侍卫。不过岁月不饶人,如今已经将近五十的昆图斯由于年轻的时候纵欲,导致现在一个月勃起一次已经是非常不错了,而莉莉雅的欲望则如井喷一般,经常自己解决问题,此事按下不表。

  莉莉雅有一项技能,语言能力非常强,年轻的时候已经精通15国语言,这对穿越阿拉伯地区有着重要的意义,加上身体素质比较好,这次也被选中参加到了使团中,她的弟弟伊万诺夫作为侍卫,也参加到了使团中。

  随后,一行人跟着查士丁尼二世前往圣索菲亚大教堂,圣索菲亚大教堂作为拜占庭帝国两大宗教核心,一直是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祈祷的地方,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牧首居鲁士带着唱诗班唱起了祈祷的歌曲,查士丁尼二世坐在为他准备的王座,一旁居鲁士和昆图斯并使团一起祈祷,整个大教堂充满了神圣的气息,居鲁士拿出面包、盐和葡萄酒,分别让昆图斯吃下,随后传递给每个使团的成员,大家虔诚地吃下了祷告后的食物。

  而一旁的查士丁尼二世却非常焦躁,内心充满了复仇的欲望,加上鼻子被割掉,在牧首面前自惭形秽,恨不得赶快把使团扔到大唐,然后就换来了救兵。
  皇帝和牧首都授权之后,昆图斯一行人踏上了征程,一路翻山越岭,躲避阿拉伯士兵,他们打扮成商旅或者传教士的样子,缓缓东进,直到公元711年,才抵达大唐,而此时的大唐……

  大唐首都长安城,朱雀大街东侧,东市口,皇城边,是兵部尚书姚崇的家。姚崇有三个儿子,长子姚彝,次子姚异,小子姚奕,时年分别为20岁、18岁和16岁。姚家世代大户人家,祖上做过大官,属于士族家庭,三个儿子分别和当地的大户王家、郑家、薛家联姻,三个儿子都已婚配。

  而此时的大唐,刚刚结束了一轮权力的更迭,唐睿宗李旦登基,而实际上朝廷把持在他的妹妹太平公主以及他的侄儿李隆基手里,两人明争暗斗了很久,姚崇选边站队,站在了李隆基的一边。尤其是公元711年,正是权力斗争的顶峰,因此姚崇基本上都在皇城中的三省六部中,暗中支持李隆基夺权,因此家中的三个儿子疏于管教。

  大儿子姚彝喜欢喝酒,经常喝的酩酊大醉,二儿子姚异喜欢赌钱,经常一掷千金,三儿子姚奕虽然没有表现出来,看上去也是三个儿子中最稳重最有学问的一个,但是极度好色,每天都要做爱,每次不操个三五次是绝对不会停止。
  这不,长安城姚府,里面可热闹着呢。

  「来来来!喝喝喝!」只见在姚府的波月亭上,姚彝和几个达官贵人一起痛饮,波月亭雕栏玉砌,临着卧月潭,风景非常毓秀,但是此刻变成了酒肆的场合。好酒一杯杯下肚,这些个达官贵人已经受不了了,开始到处吐了起来。

  「下注啊!快啊!」风雨阁上,姚异带着几个纨绔子弟在下注,这个风雨阁是姚崇最喜欢的地方,在这里沏上一壶茶,看着满园美景,时而下一场雨,意境悠远。而此刻,一群人盯着骰子下注,铜臭的气息充满了整个庭院。

  「噢噢噢噢!不行了!放过我吧!」在正堂屏风后面,原本是姚崇迎宾的地方,却传来非常不和谐的声音。只见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孩,捧着一个巨大的屁股,疯狂顶动自己的胯下之物,而这个屁股的主人则趴在太师椅上,双手紧紧把着椅子的靠背,屁股高高撅起,承受着身后的男孩的狂操。这个男孩就是姚家三子姚奕,而这个女人是二哥姚异的岳母,他妻子的妈妈,郑家的大太太。

  郑家大太太身高175,浑身丰满肥熟,而姚奕只有155的身高,在自己兄长的岳母面前就是一个小不点,但是两人还是搞在了一起,郑家大太太开始也是听说姚奕的鸡巴天赋异禀,非常想尝尝鲜,但是一尝就后悔了,别看他身材矮小,但是鸡巴及其粗大,刚插进大太太的老骚逼中,她已经不行了,没曾想姚奕这个小不点居然连干了半个时辰,好不容易射精之后,和她亲了几口嘴,又硬了,疯狂插入继续干。

  「姚奕,我不行了,你快射吧。」郑家大太太被插的七荤八素,花枝乱颤,几乎晕倒。

  「哦哦哦!二哥岳母,你的大肥穴插起来太舒服了,比我媳妇薛氏的那个小逼强多了,一下午能操两盘,真是舒服,要是我那个小老婆,估计已经昏死了!」又插了一个时辰的姚奕,此刻也渐渐有了射意。

  「哦哦哦,再插我也晕倒了,快点吧!」

  「哦哦哦,快射了,来,回头,再亲亲嘴!」姚奕趴在郑家大太太的后背上,用力抱着她的腰,而郑家大太太则回过头来,伸出舌头,两条红舌交汇,口水四溅,而姚奕的鸡巴每一下都非常扎实地插在老骚逼中,一插到底。

  「哦哦哦!又高潮了!一下午四次高潮了!」

  「我也射了!太爽了!」

  两人下体突然紧紧相连,共同攀上了高潮。

  射完之后,没想到姚奕又硬了,这可把郑家大太太吓死了,赶快穿衣离开了姚府,即使被操的非常舒服,也不敢来了,一方面是两人背德乱伦,另一方面则是这姚奕太厉害了。

  姚奕收拾停当,晃晃悠悠走出大厅,想去风雨阁上看看风景,却看到二哥姚异在赌博。

  「没出息的家伙,你岳母都被我操了哈哈!」

  姚奕看了一眼二哥,离开了风雨阁。

  他走了几步,到了波月亭,大哥已经喝的不行了,躺在地上,一阵酒精的味道。

  「哈哈,你岳母也曾在我胯下承欢,真是舒服。」姚奕想。

  这个姚奕几乎把院子里面的成熟女人都操过,无论是下人还是贵妇,只有薛家被隐瞒着。从小就喜欢熟女的姚奕,对自己的小老婆几乎提不起性趣。

  不想回家的他准备到东市口转转,东市是唐代长安第一大市,很多国外的珍奇都在东市,但是东市还有姚奕最喜欢的东西——白种女人。

  走在东市上,很多外国人买珍珠玛瑙,还有来自中亚的香水,很多奇怪的动物也总是能吸引大家的注意。

  一头狮子在笼子里睡觉,老板为了吸引客户,一脚踹在笼子上,狮子惊醒了,开始怒吼;还有人带来了犀牛,关在笼子里,笼子非常粗大,犀牛脾气暴躁,总是大力冲撞笼子。这些都是阿拉伯人开的店,姚奕也见的多了,见怪不怪了,阿拉伯人都有些黑黑的,虽然面目五官也非常俊美,姚奕爷经常到青楼去享受阿拉伯女郎的服务,但是他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站在一家的手工艺品店门口,姚奕陷入了沉思。

  八年前,姚奕只有八岁,一天管家带着他来东市散心,一不小心走丢了,他到处乱跑,最后来到了这家店,那时候这家店是一家酒铺,但是门是关的,小姚奕非常好奇,推了一下门,门能够打开,他悄悄走进去,只听到楼上传来床板吱吱呀呀的声音,这更让小姚奕好奇了,他蹑手蹑脚地上了楼,偷偷看过去,场面让他至今难以忘怀!

  只见一个20岁左右的应该是店老板的大唐人,将一个肤白如练的女人压在身下,只见这个女人一头淡金色长发,鼻梁高挺,眼窝深邃,画了和中原女子完全不同的妆,最让小姚奕吃惊的是她那淡蓝色的眼珠,是那么迷人。老板分开女人的双腿,只见她的腿上套了一双黑色的丝绸,和白色的娇躯对比那么强烈。老板用胯部疯狂顶着女人的胯下,女人被顶的嗷嗷叫了起来。

  姚奕还以为女人收到了伤害,正考虑是不是要见义勇为,老板的一个举动让他瞬间惊呆了,只见老板一口将女人套着丝绸的脚丫子吃到了嘴里,像是在享受什么美味佳肴一样在女人的脚丫子上狂舔乱咬,而下面的顶动也更加疯狂了,小姚奕的小鸡鸡硬了。

  「啊!不行了!射了!」老板用力一挺,两人都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了,随后老板倒了下去,趴在女人身上。

  这个女人真的非常巨大,老板趴在上面就像肉垫子一样舒服。

  看到自己的小鸡鸡硬了,姚奕害怕的要死,立马跑掉了。

  后来慢慢了解了自己的生理结构,学会了操女人,第一次见到的性交场面更是让姚奕无比惊奇和留恋,他打听到那个女人应该是来自非常非常遥远的西边,比大秦帝国还要靠西,金发碧眼,肤白如练的她真的让姚奕无法忘怀。但是那家酒铺没多句就关门了,姚奕拖人打听,原来酒铺老板抛弃了自己的家庭,和一个白种女人私奔了。

  之后姚奕再到东市,虽然也会见到白种女人,甚至金发碧眼的,但是像那天一样巨大性感的成熟白种女人,从未见到过。

  正百无聊赖地瞎逛,一个下人突然跑了过来。

  「三公子,您原来在这里啊,我真是好找。」下人说。

  「怎么了?」

  「老爷找您呢,说有一个外国使团,让你一起陪同接见。」

  「哦,那快出发吧!」姚奕和下人走了两步,上了轿子,一路进了皇城,转入兵部。

  原来,姚崇正陷于宫廷政治斗争中,无暇顾及很多事情,于是兵部很多并不紧急的事情,他会安排自己最器重的小儿子姚奕来办,姚奕虽然还没有成年,但是才华已经全面压倒了两个哥哥,加上两个哥哥总是赌博喝酒,姚崇对姚奕越来越器重。

  下了轿子,兵部驻地就在面前,旁边可以看到大气磅礴的大明宫,日月交辉,法天象地,此刻,里面的明争暗斗正白热化。

  「唉……这样斗来斗去,真的有意义吗?」他叹了口气,快步进入了兵部。
  进去的路上,姚崇的副官就向姚奕讲了大概的情况,原来有一支大秦的使团进行访问,皇帝李旦最近心力憔悴,无心面见使团,于是就安排礼部接待,礼部接待之后发现使团的目的是想让大唐出兵攻打大食,这件事还是应该转给兵部,于是就到了姚崇这里。

  正堂里,除了姚崇和兵部官员之外,还有六七个使团的人,带队的昆图斯一眼看上去和中亚人无异,姚奕根本没有在他那里停留目光,眼睛扫过随从的人,突然心里咯噔一下。

  他看到了金发碧眼的莉莉雅!莉莉雅一路上都是穿着中亚女人的衣服,但是到了大唐,她又换上了罗马人的白袍,只见185身高的莉莉雅,身体裹在一个白色的宽大袍子中,巨大的胸脯从袍子中间漏出,而两条裹着黑色丝绸的美腿从袍子的侧面伸出来,在雕窗射入的阳光中熠熠生辉。今天莉莉雅进行了精心的打扮,她的淡金色头发披散着,梳在一边,深眼窝上画了黑色的眼影和眼线,高挺的鼻梁下面是黑色的唇彩,在整个白种人白皙的皮肤以及百袍子上,点缀着黑色的眼影、唇彩以及黑色的「丝桃情」,白色和黑色的对比是那么强烈,让姚奕一下子就硬了。

  姚奕悄悄来到兵部大堂中坐下,姚崇一眼就看到了姚奕。

  「奕儿,你过来这边坐。」姚崇指了一下自己旁边的座位。

  「好的。」姚奕走了上去。

  「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这是我的小儿子姚奕,非常感谢各位送过来的礼物,」姚崇指了指旁边的琉璃、玛瑙、黄金,「关于出兵一事,由于最近老夫公务缠身,无法详细了解事情的缘由,所以委托我的小儿子来详细了解一下你们的要求,你们看可好?」

  只见莉莉雅对昆图斯说了几句话,随即昆图斯说了几句话,然后跪下了。
  「好,多谢姚大人!」莉莉雅说,随即也跪下了。

  「这个大美人原来是翻译……太想把她搞到手了,我有办法了!」姚奕心生一计。

  「这样吧,兵部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我看不如到姚府一坐,我们一边品尝美食,一边聊?」姚奕说。

  「好,这样好!」姚崇早就想摆脱这些事情了,于是同意了姚奕的提议。
  于是姚奕让下人安排罗马使团到西市的驿馆休息,第二天独请昆图斯、莉莉雅和莉莉雅的弟弟、昆图斯的侍卫伊万诺夫到姚府商议。同时姚奕安排自己的大哥姚彝、二哥姚异参加。

  次日清晨,在姚府的波月亭,姚家三兄弟设宴款待大秦的使团。

  姚奕准备了大唐最好的几道食物,烧尾宴、李公羹、甘露煲……摆满了大圆桌,同时准备了上好的杜康酒,为昆图斯一行接风洗尘。虽然姚彝是老大,但是由于三子姚奕受到姚崇德喜爱,加上老大姚彝、老二姚异都与世无争,喜欢自己的那点爱好,所以也就默认了姚奕作为主坐。

  姚奕挨着昆图斯,右手边是姚彝、姚异,昆图斯身边是莉莉雅,莉莉雅旁边是伊万诺夫。

  姚奕举起酒杯说:「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今天我们一起开怀畅饮!」
  「好!」昆图斯用蹩脚的中文说。

  于是大家开始推杯把盏。

  通过莉莉雅的讲述,大家更加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对东罗马帝国目前的状况也有了大致的分析。餐桌上姚奕大致了解了昆图斯和伊万诺夫的爱好,感觉让自己的两个哥哥来真的是非常正确。

  莉莉雅中文说的非常流利,加上和昨天相同的妆容,看的姚奕心痒手痒。
  「大哥,小弟我不胜酒力,你多陪陪客人喝酒吧。」姚奕对姚彝说。自然姚彝是很高兴的,于是和姚奕交换了座位。

  「二哥,我看这位伊万诺夫兄弟也非常好爽,你们是不是可以试试你那套玩意。」姚奕对姚异说。

  「说的对,说的对!」姚异非常激动,安排下人拿出赌博的玩意,教起了伊万诺夫。

  而姚奕则和莉莉雅面对而坐。

  「你们国家目前的处境非常令人忧虑啊。」姚奕说。

  「是啊,我们都非常焦虑,大食的崛起让我们苦不堪言,还希望大唐能够出兵相救。我们一定感激不尽!」莉莉雅说。

  「嗯,我们非常希望能够救你们,不过这需要一个了解和熟悉的过程。」姚奕看着莉莉雅的风姿,故作镇定地聊着天,但是下面鸡巴已经像钢杵一样了。
  不多久,大哥姚彝与昆图斯、二哥姚异与伊万诺夫就打成一片了。姚彝和昆图斯两人一下子连喝三倍,昆图斯大呼好酒,两人于是又叫了一坛杜康。而伊万诺夫和姚异两人几乎很快就玩了起来,作为莉莉雅的弟弟,伊万诺夫的中文也可以,熟悉起赌博的规则毫不费力。

  「你看不如我们走一走?在院子里看一下。」姚奕对莉莉雅说。

  「好的。」莉莉雅说。

  姚奕对其他四人说明了情况,这时候四个人正玩的开心,也无暇顾及。
  于是,身高155、年仅16的唐朝少年姚奕,带着身高185、年逾40的罗马贵妇莉莉雅,欣赏起了东方风格的亭台楼阁。

  两人来到卧月潭一旁的灵犀桥上,烟柳倒垂,石头小桥,看着湖面泛起的清波。

  「这是卧月潭,是大唐的庭院最常见的景观。」姚奕给莉莉雅介绍道。
  「真的好美。」莉莉雅虽然是西方斯拉夫人,但是看到这样的美景,完全是另一个风格,真是非常震撼,东方人细腻的感情让莉莉雅很惊叹。

  两人走在一起非常不协调,姚奕穿着一身汉服,而莉莉雅穿着一身罗马长袍,姚奕又瘦又小,莉莉雅又高又大,姚奕虽然故作成熟,但还是个小孩子,莉莉雅虽然尽自己的努力年轻,但是还是岁月不饶人。但是最不协调的还是两人的长相,姚奕平眼睛、单眼皮、塌鼻子,微黄的皮肤,而莉莉雅深眼眶、双眼皮、高鼻梁,雪白的皮肤,人种的差异还是非常明显的。

  随后姚奕带着莉莉雅来到了风雨阁。

  两人凭栏远眺,满园景色关不住,假山、小湖、小亭子、小桥,亭台楼阁,全部可以看到。

  「东方真的好美啊。」莉莉雅不禁感叹。

  「不如留在东方如何?」姚奕说。

  「唉……昆图斯毕竟是我的丈夫,还有五个孩子……」莉莉雅说。

  「毕竟大秦连年战乱,不如我们稳定啊。」姚奕说。

  莉莉雅看着远方,沉默不语。

  最后两人来到正堂,坐在两把太师椅上,姚奕命令下人沏茶。

  「尝尝,我们大唐最流行的饮料,绿茶。」姚奕说。

  莉莉雅学着姚奕端起杯子,吹了口气,尝了一口。

  「哇,好苦啊。」莉莉雅说。当时西方还没有开始喝咖啡,所以莉莉雅觉茶苦。

  「你再品一品,就能感觉到茶的清香,甘甜,非常美妙的味道。」姚奕引导道。

  莉莉雅再品尝,就觉得有一股清香,继续品尝,那种甜味也出来了。

  「挺好喝的。」莉莉雅说。

  这时,正堂的一副书法吸引了莉莉雅,她站起来欣赏。

  「我喜欢你们的文字,但是我不会写。」

  就在这个时候,姚奕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春药,放在了莉莉雅的茶杯中。
  「哦……嗯,你们不这样写吗?」姚奕有点紧张,但是还算处理的比较顺利。
  「嗯。我们不这样写。」莉莉雅说。

  「再……再喝点茶。」姚奕说。

  「好。」莉莉雅笑的很灿烂,东方文化深深吸引着她。她直接喝了一大口,这让姚奕非常开心。

  两人开始聊大唐的文字,没过多久,莉莉雅就开始穿粗气,脸颊微红,两腿紧紧并紧。

  「不舒服吗?」姚奕明知故问。

  「感觉茶喝了之后身体热……」原本就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再加上春药的刺激,莉莉雅下体淫水横流。

  「我有个提议,你看你们国家这么不稳定,不如留在我们大唐,你嫁给我做老婆好不好?」姚奕一把抓住莉莉雅的手。

  「不行!我有丈夫!」莉莉雅抽出手。

  「没事,打发他们走就是了!」姚奕站起来,一下子抱着坐在太师椅上的莉莉雅就亲。

  「不要这样!」莉莉雅突然激动了起来,她站了起来,挣脱开了姚奕,准备往门外跑。

  姚奕先行一步跑道门口,关住了门。

  「你看我们聊的这么开心,我会让你舒服的!」刚才的达官贵人一下子变的形貌猥琐、眼露凶光,扑向大白女人。

  「不要!」莉莉雅跑了起来,于是两人在正堂中你追我赶,终于莉莉雅还是不如姚奕,被他抱住屁股扑倒在地。

  姚奕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扒开莉莉雅的袍子,看到下体全部包裹在薄如蝉翼的「丝桃情」中,顿时性欲勃发,撕开裆部,然后快速全根没入,而早就分泌了大量淫水的莉莉雅的骚逼也一下子吸住了姚奕的大鸡巴,顿时跨人种的强烈感觉让姚奕的鸡巴又大了一圈,一下子顶在子宫口。

  「太爽了!」姚奕惊呼!

  「不要啊……」莉莉雅也用罗马的语言惊呼。

  随即姚奕开始快速耸动自己大鸡巴,在湿透了的白种人骚逼中尽情挥洒发泄自己的欲望,那来自儿时的欲望,当年黄白狂交的那种刺激,让姚奕兴奋的嗷嗷大叫。

  「我求求你,我还有丈夫,还有三个孩子。」莉莉雅说,虽然嘴上说,但是这个多年没有充分享受性爱的淫妇还是崛起了自己的大屁股,任凭姚奕疯狂地抽插。

  「没事,没事,你就嫁给我就是了,别管他,让他回罗马。」姚奕双手疯狂抚摸着莉莉雅的大屁股,「丝桃情」那丝滑的触感,加上大白屁股从「丝桃情」中透出,黑里透白,更是让姚奕兴奋,他站了起来,随着就将莉莉雅的大屁股蹶地更高,他微蹲身体,以更加快速和猛烈地速度奸淫白种人的骚逼。

  「啊啊啊啊啊!好厉害!好厉害!我和丈夫在上帝面前已经起誓了,绝不背叛他……」莉莉雅还是无法逾越宗教的关口。

  「没事,我们大唐有佛,我们让佛祖保佑就好了!」姚奕满嘴胡言乱语,由于莉莉雅身材巨大,就像一座小山一样,任凭姚奕使劲狂干,她的身体都不会松垮或者摇摆,这让姚奕每一下都可以扎扎实实地操干!

  姚奕猛的一下插入,随即身体紧紧贴在莉莉雅身上,然后双腿和腰部用力,鸡巴像飞剑一样快速插入抽搐,每秒钟5下的高速抽插,姚奕浑身都像羊角风一样摇摆,而莉莉雅身体雷打不动,任凭姚奕发疯了一样抽插,但是还是爽的嗷嗷大叫,双手紧紧抓住一旁的凳子角。

  姚奕狂插了五分钟,最后用力一顶,莉莉雅终于受不了了身体向前倾倒,一下子趴在了地上,而姚奕则调整姿势,骑在莉莉雅身上,再度插入,像骑马一样狂操。

  「舒服吗?」姚奕问。

  「舒服……舒服……」此时的莉莉雅已经完全意乱情迷,一边承受姚奕的抽插,一边嘴里哼哼哈哈地说着。

  姚奕趴在莉莉雅身上,用手紧紧固定着她的肩膀,屁股疯狂耸动着,每一下都是那么扎实,带着淫水,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此刻,波月亭上,老大姚彝拉着昆图斯继续推杯把盏,他不知道自己心爱的老婆正在这个庭院的正厅,被一个大唐的小伙子压在身下狂操。风雨阁上,老二姚异拉着伊万诺夫赌博,几个朋友一道,欢天喜地,他不知道自己的姐姐正被大唐人操的浑身颤抖,胡言乱语。

  「哦,不行了,太爽了!」姚奕说,他短小的双腿在莉莉雅裹着「丝桃情」的双腿上疯狂摩擦,每次一操弄都让他无比舒爽,加上莉莉雅浑身茉莉的香味,软软的白肉,真的让姚奕疯狂了。

  「啊啊啊啊!我也要高潮了!」莉莉雅十年都没有享受过如此酣畅淋漓的交配了,顿时爽的情不自禁。

  「啊,射了,做我妻子吧!」姚奕大喊一声,双手紧紧拉着莉莉雅的肩膀,屁股全力顶在莉莉雅的屁股上,鸡巴突破子宫口,精液狂喷。

  「啊,高潮了!我要做你妻子!」莉莉雅骚逼一阵颤抖,大量吸引着姚奕的精液,两人共同攀上了高潮。两人紧紧抱在一起,颤抖,惊呼,流汗,起伏,黄种人和白种人又一次完美结合上演了,白种女人真的只有黄种男人来操,才最完美!

  随后,两人起身,莉莉雅坐在太师椅上,姚奕站在她旁边,和她亲嘴,莉莉雅一边揉搓着姚奕的鸡巴,一边伸出舌头在姚奕的嘴中搅拌,两人都陷入了迷情之中。

  由于前两天薛氏被姚奕气得回了老家,姚奕大胆的拉起莉莉雅,将她的衣服全部拔光,只留下「丝桃情」,然后来到自己的卧室,让莉莉雅躺着中式的小床上,自己拉上帘子,盖上棉被,和莉莉雅又开始了新的一轮交配。

  于是,连续七天,姚奕带着莉莉雅在整个院子的个个角落进行交配,而昆图斯则被姚彝每天灌的醉醺醺的,伊万诺夫也沉迷在赌博的世界中,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姐姐,和姚奕在湖边的桥上交配,在风雨阁旁的竹林中亲嘴射精!
  终于,莉莉雅完全从身心上服从了姚奕,两人开始计划如何摆脱昆图斯。
  这天,稍微脱开身的姚崇叫来姚奕询问大秦使团的情况。

  「父亲大人,我觉得完全不需要出兵,一来大秦远在西方,路途遥远,二来我们与大食并无恩怨,三来……」姚奕面落难色。

  「但说无妨。」姚崇说。

  「大秦使团来我姚府后,每日饮酒赌博作乐,完全不是一副着急的样子,我怀疑其中……」

  姚崇听到后有些吃惊,叫来下人一问,发现果然如此,于是下令驱逐大秦使团。

  而于此同时,姚奕对姚崇表示自己想独立有一些发展,到家乡做一个地方官,慢慢做起来,自己还有几年,想先熟悉一下家乡的情况。姚崇非常开心,虽然离不开姚奕,但是孩子还是要发展,于是同意了姚奕回家乡吴郡。

  就这样,姚奕带着莉莉雅,回吴郡去了,虽然是让莉莉雅先行装作是女仆,以躲避薛氏的耳目。

  而昆图斯一行喝酒赌博则被抓了个正着,直接被驱除离境,昆图斯找不到自己的妻子,伊万诺夫找不到自己的姐姐,但是万般无奈,大唐帝国在当时可是说一不二的,于是两人带着巨大的失落感和挫败感离开了大唐。

  而莉莉雅,则被姚奕带回了吴郡姚府的庭院中……

  庭院深深深几许!在姚家庭院的连廊深处,一旁杨柳依依,牡丹盛开,其中端坐的,是一个身穿丝绸汉服的女人,只见蓝色的丝绸裹在她身上,两个巨大的乳房被汉服勒的紧紧的,贴身的设计,完美的流线和她巨大的屁股完全贴合,顺着那完美的身材,汉服开叉,两条裹着黑色超薄「丝桃情」的美腿漏在外面,匀称无比,而脚上的木屐,脚趾调皮的漏出,性感异常。

  再看她的脸,淡金的长发高高盘起,在她脸上涂抹了一层非常厚的粉,将眼角的鱼尾纹和头顶的皱纹完全遮盖,眉毛和眼线都画了出来,嘴唇非常红,这一副东方女人的浓妆,画在高鼻深目的脸上,很怪异,但是却更加性感。

  这就是莉莉雅,完全按照大唐的风格打扮出来,但是为了突出「丝桃情」的美,在腿部开叉,漏出了两条美腿。

  只见她坐在长廊尽头,手抚云鬓,手持折扇,眼如秋水。

  「太性感了!」走廊另一头的姚奕大呼一声,脱光了所有的衣服,冲了过来,一下子跪在莉莉雅身旁。

  「夫君……」莉莉雅娇滴滴地喊了一声,姚奕都酥了,立马捧起莉莉雅的一只大脚,脱了木屐,将「丝桃情」美脚一口吃在嘴中,而另一只脚则拿出来放在脸上磨擦。

  「宝贝,你的脚太香了,太好吃了!」莉莉雅的脚非常大,甚至比姚奕的脸还大,姚奕将她的脚趾塞在自己的嘴里,顿时口水四溢,他吮吸了起来。随后捧起大脚,用舌头在脚底板上疯狂舔舐。

  亲完脚,他站了起来,伸出舌头狂舔莉莉雅的浓妆脸,而莉莉雅则给姚奕搓揉鸡巴。

  他舌头快速扫过莉莉雅的脸庞,然后贴在上面狂舔,将白粉都舔在自己脸上,然后他狂舔莉莉雅的眼窝,用舌头含着她的高鼻梁一路舔下来,最后吸住了她的小嘴。

  此刻莉莉雅已经将自己的汉服扒开了,姚奕顺势插了进去,两人在长廊尽头,在这苏州庭院之中,狂野地交配了起来。

  没过多久,莉莉雅就怀孕了,之后就给姚奕生了一个大胖儿子,混血的儿子异常俊美,而薛氏由于没有怀孕,被姚家从正室贬为旁室,而莉莉雅则和姚奕进行了一场热闹非凡的婚礼,八抬大轿将莉莉雅娶回家,姚奕为婚礼请来了寒山寺的高僧作法祝福。

  就这样,东罗马帝国使节的妻子,唐帝国成为了兵部尚书三子的妻子,在接下来的八年中,为姚奕生了8个孩子,姚奕也一路升迁,从吴郡太守到江南道的刺史,而莉莉雅作为刺史夫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两人幸福地、性福地在江南水乡生活下去……

  姚奕和莉莉雅,是大唐帝国与东罗马帝国接触后产生的一对黄白狂恋,从八百年前大汉帝国与西罗马帝国的初次人种混交,到五百年后蒙古帝国与俄罗斯帝国的黄种男人对白种女人的狂野征服,他们两人兴起的过度阶段的黄白交配起到了关键的过度作用,他们的故事称为一代经典,成为明野贵族学校东西方文化史课程中的经典案例,刺激着明野的黄种男学生脱下裤子用自己跨人种强制勃起的鸡巴和学校的白种熟女教师的丝袜下体尽情交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